那些听不到音乐的人觉得那些跳舞的人都疯了

2014, 请微笑着对我Say Hi

[文 By_默默]

CHAPTER 1 °

年关将近。
和父母通电话时永远报喜不报忧,说啰啰嗦嗦的废话还不亦乐乎,睡前听听他们的声音便觉得安心许多。
我在陌生的多媒体教室里学陌生的镜头语言。我想念的人在我熟悉的小城里纠结着圆锥曲线、原电池和电磁场。
下午课间时和不熟识的同学一起准备平安夜的联欢节目,费力的学手语舞蹈,放学独自去吃饭时身后幼稚的男孩子大声吹着口哨,夜自习时热心的孩子帮我补习落下的许多课程。
距离产生美?
也许是不良美呢。我在这样逼仄的环境中开始渐渐遗忘偶尔回头时遇上的眼睛,遗忘某些刺入心中细小却尖利的荆棘。我知道它们就在某段回忆里,可是不能感受它们。像是海洋中心的垂钓人,心里其实是有巨大恐惧的。
前几天看到同学的留言,她说上一秒看到我给自己写的文字尚是温暖坚强的模样,下一秒就成了没有权限的可怜孩子,好多次了呢,为什么啊?
突然笑了,我有说过么?你怎么会知道呢。 我曾抽丝剥茧的成长,已经被当做笑点弄得人尽皆知。
不过有什么关系亲爱的,记得要优雅谢幕。

CHAPTER 2 °

几乎不听流行乐的我最近开始听苏打绿,听青峰在耳机中唱:
 “忽然之间你忽略的我忽略的所有细节 / 当初的猜疑好奇爱恨痴嗔却已走远 / 忽然之间你发现的我发现的所有改变 / 当初的微笑眼泪喜怒哀乐都已抛在昨天 ”
已经不能被这样的歌词感动,谁知道这是自我安慰还是真的释怀呢。
回想这一年中的成长和意外,心存感激。这似乎是每年将尽时都有的心态,可我明白,2013于我不同。
能坦然地接受身边的用尽心机,好像遇到了《挪威的森林》中那个学钢琴的女孩子,觉得心灵残废的孩子值得同情。只是有句老话说的好,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。
我没有学过舞蹈,形体课老师踩在膝盖上帮我开胯,自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,咬着嘴唇到出血。终于知道为什么形体教室不能带尖利的东西,要是手边有这种东西,那么老师和我一定会有个受伤的。
谁知道我在这里过着怎样的生活么。学播音的同学能把一篇稿子念几十遍。考空乘模特的同学要从7点到22点都穿着高跟鞋,背部和腿上因为变态的形体训练有大片的淤青。考编导的同学看电影不能专注情节,满脑袋都是蒙太奇和镜头语言。我抱着厚厚的书总是背不完。
然后我就懂了,生活于谁都不易,甚至艰难。

CHAPTER 3 °

我离开小城时女孩们的倒计时板还是186天,现在…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。
小逸几乎每天打电话给我,说大家拔河又输了,说学弟学妹们要会考所以难得有假期了,说有人打算聚餐然后LOL,说数学老师的速度非人类,说……说着我没能参加又喜欢听的事情。
后座男生突然问我,平安夜你怎么过啊? 我说吃饭睡觉打豆豆,他知趣的笑笑退了回去。我翻了下聊天记录,过节的心思半点也没有。

CHAPTER 4 °

2013,这一年我高三。
我认真领会着他说的“成熟”,之后拼命的不想长大。
写到这里,突然觉得不是谁都能做彼得潘,总有人得被推着急急忙忙的长大,但也有人不慌不忙的长大,像顾城说的那样:彻底诚实的人就像一颗苹果树,憧憬结橘子,却每年都诚实的结出苹果。
2013,这一年春天已经记不太清。2013,这一年夏天我让自己惊叹地勇敢过,2013,这一年秋天姥姥不得已剃了光头,我觉得她好可爱。2013,这一年冬天我报了艺考,明晰了未来的方向。
如果每个人的成长都存在爆发期,那么今年便是了。
再次感激,却看懂了《岁月神偷》中的字幕:岁月才是最大的小偷。

CHAPTER 5 °

Hi , 2014.

我将高考,我将去对我来说无比陌生的城市里生活,我将拥有一部漂亮的佳能单反,我将为着未来迈出独立的第一步我将第一次踏上西藏墨脱的土地,我将再次走近苍山洱海。

Lofter里的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,祝福你的2014阳光明媚。


2014,请微笑着对我Say Hi.

我准备好了,你呢?

[2013_12_18 周三 晚_10:24]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小狐狸Scarlet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