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听不到音乐的人觉得那些跳舞的人都疯了

剧痛逝去,肃穆之情莅临

艾米莉·迪金森

剧痛逝去,肃穆之情莅临
根根神经正襟危坐,宛如坟茔;
僵硬的心不禁质疑:可是他将那十字佩起?
是在昨天,亦或在那过去的世纪?

机械的步伐踏遍
属地或属空的
颐指气使的木径
石英浇筑的快意
纵使滋蔓,依旧寒硬如钻。

这是铅铸的时刻
先我而逝,又被我忆起
仿佛冰封的人儿忆起
那场雪——
那起初的颤栗、紧随的昏迷

终于松开了的掌心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7 )

© 小狐狸Scarlet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