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听不到音乐的人觉得那些跳舞的人都疯了

长大后谁不是离家出走,茫茫人海里游。

你说孤独吗? 对习以为常的东西,很久都难有细致的体会了。

从博物院出来天色已经式微,不知道怎么坐公车回到校区,等了半小时也打不到出租车,我背好双肩包踏上了一辆电瓶三轮车。

司机师傅在单行道上,逆行的速度和开赛车似得。不知怎么就拐到了一条僻静到空无一人的巷子,我还没来得及紧张,师傅突然停下车子向我走来,一边还干笑两声。

他说:下车。我心里一沉几乎要拔腿就跑,结果他只是掀开了座位修理起电路。只是电路接触不良而已,很快就上路了。安全登上校车之后我看着因为过于用力捏得发白的指节,不知道应该让自己待在什么样的情绪里。

贰佰在耳机里唱着狗日的青春,他说那些荒诞的傻逼的时光都不该忘记。我没忘记,靠着那些时光里积攒的勇气和经历,一天天长成了精神上不折不扣的女汉子。

我听着自己on the road的歌单,在周末独自寻找LP上的成都记忆。

在见山书局买到丧钟为谁而鸣,对着早晨不营业的白夜酒吧无奈地按快门,走了很久很久找到朵朵家咖啡馆,坐下写完一厚叠明信片。

孤独啊,就像我走了很远找到的祠堂街38号,写着“新华日报旧址”的牌子脏兮兮地挂在上面,里面没有丝毫神秘的气氛,只有一扇扇粘着油烟的、黑乎乎的窗户,晾在外面的看不清本来颜色的抹布。

那一刻我觉得,染尽烟火气息的祠堂街38号无比孤独,但并不让我失望。还好,这座民国的建筑没有被围起来、摆上蜡像做成博物馆。它是应该就这样融入这个城市,越来越接着地气。

有热闹的聚会,我得适应这个世界的热情。

有温暖的朋友,我得适应用心对待来自人们的善意。

有独立地行走,这个世界得适应我的孤独和友好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2 )

© 小狐狸Scarlet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