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听不到音乐的人觉得那些跳舞的人都疯了

带不走的留不下、留不下的别牵挂。

学僧问干峰禅师说:“十方都通佛土,一条大路直通涅槃之门,请问路由哪里走起?”
干峰禅师用手杖在地上画了一条线,然后说:“就从这里开始。”
 
1 °

我想带你私奔,奔向最遥远城镇。

这就好像谁带着青春期特有的幼稚坚定说,世上只有你一个好姑娘。任谁都会一笑置之,会因为这样拙劣的一时心情而感动,也懂得不必当真。

在异乡的夜晚,整洁的旅店白床单,一同旅行的朋友在一旁看爸爸去哪儿笑得东倒西歪。我默默地看着新消息,说爱不仅仅是喜欢而已。

浅浅笑着,笑他这么多年来的坚持,笑我自己也走不出圈子。

刮奖刮出“谢”字就够了,爱情也一样。没必要把“谢谢惠顾”四个字刮的干干净净才放手。

2 ° 

在书城偶然发现了小志写的书,封面上有这么一句话:不是岁月对我太宽容,而是我对时光有耐心。

思量起来,岁月即便如歌如画,也从未对任何人宽容。所有人都从小听着很多道理,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过好这一生。

我们行走在这个世界上,常常以所谓的现实磨平了自己的勇气,以阴暗的猜想折断了自己追求幸福的双翼。我们很少去探索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,反而跟随着别人的言语,以他人所言衡量我们所需。

其实时光不可怕,它无法让你看清世界,触摸真实。真正可怕的是,在时光没有老去之前,你已以一些错误、阴暗的利刃,磨平了自己的内心。 那才是最可笑的成长,和最惨烈的可悲。

3 °

萌萌的节拍器萌萌的摆动着。

自诩“儒商”的他开始喋喋不休表示不满的时候,年轻的女老师毫不犹豫地护着我,凛然地像女神像一样。食指被长笛压的疼痛难忍,一时无法屈伸,却暗自想要成为足以令她骄傲的学生。

该讲理的时候不讲情,不对每个人都谦卑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4 )
  1. 早安小狐狸Scarlett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多米诺小狐狸Scarlett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小狐狸Scarlett | Powered by LOFTER